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高级雷锋论坛 >

云南花灯戏《梭椤寨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03   您是第 位浏览者

  《梭椤寨》讲述的是均贫富不如带头生产致富的故事。从剧本创作到投入排练,《梭椤寨》历时9年时间,从2008年12月首演以来获得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等多项殊荣。本报记者专程赴昆明观看了《梭椤寨》并专访了该剧导演、云南省花灯剧院院长孙晋昆,曾夫人论坛77755www为读者详解这台花灯剧。

  广州日报:女主角阿吉姆“三不要钱”的行为听起来不可思议,据说是真人真事改编而来?

  孙晋昆:对。她朴素的报恩思想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时代的变化。当代究竟需不需要好人好事?这就为《梭椤寨》带来一种普遍意义。一个村寨的变化,背后却能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变化。你要说这个故事发生在广东农村那是不可思议,但是在云南农村却非常普遍。黄大仙码料,因为这里均贫富的思想根深蒂固,从前都是打到了猎物全部平分,所以一家人富起来以后,大家都觉得自己也应该享受到这家人的成果。

  孙晋昆:一开场我们就奉献出一段彝族的长街宴跳菜舞。彝族、哈尼族都有长街宴的习俗,也称为长龙宴。即每年在新年那一天——或在6月,或在8月,或在10月,各地日子不同——各家各户把自家的菜摆到街上来,把肉和酒摆在一条长龙般的桌子上或者已铺好在地上的树叶上,然后相互尝菜,实际上是一个“有酒共喝有肉共吃”的传统。如果你家的菜能放在龙头上,是一件有脸面的事情。

  孙晋昆:这是最难的一段,《梭椤寨》主要是聚焦在阿吉姆内心的矛盾。她从迷茫到觉醒的过程,要排得好主要靠两个字,一个是“真”,一个是“情”。剧情内容真不真实,表演真不真诚,这是“真”。而“情”,则需要调动音乐、合唱等一切手段。

  比如阿吉姆儿子因母亲的行为而负气受伤,阿吉姆怀抱着儿子过了一夜的那一段,其实是高潮部分的铺垫。这段没有一句台词,纯靠音乐来展现人物内心,一曲彝族古老的《摇篮曲》唱起来:“梭椤树开白花,千枝万叶从根发,儿是娘的心头肉,娘是根来儿是花。”观众就会为阿吉姆为了“三不要钱”连亲人都顾不上了的行为心酸起来,而这也触动阿吉姆对亲情的怀念。另外还有合唱的手段,阿吉姆跪碑之前,我们来了一段60人的大合唱,唱出她的内心独白,来突显这种个人和群体的冲突给阿吉姆的冲击。

  孙晋昆:山里人说话唱歌自然和城里人说话唱歌不一样,人总是从这个山头喊那个山头的人,无形中音色就变得高、远、长。在《梭椤寨》中主要是用民歌的发声方法来唱,吐字要快,呼吸要浅。

  孙晋昆:舞蹈差异的根源还是民族性格的不同,而这性格又跟他的生存环境分不开。比如彝族舞蹈动作的重心靠下,是因为这个民族多居住在山区,重心贴地、下移才能站得稳,所以这个民族被认为是“山一样敦实的性格,酒一样的豪放”。另外,脚上的饰物比手上的要多,脚的动作比手的动作复杂,这是山区多寒、脚必须不断在动的缘故。而生存环境近水的傣族,舞蹈动作就弯曲、柔美,像流水一样,彝族舞蹈则不会像傣族舞这么流畅。

  孙晋昆:最多的是“阿细跳月”。因为梭椤寨里的人属于彝族其中一支阿细人,他们在夜晚月光下跳的舞就称为“阿细跳月”,在火把节上通常都会跳这种集体舞。主要动作是腰部的晃动与舞伴相碰,称之为“撞胯”。

  孙晋昆:阿吉姆儿子因母亲的行为而负气受伤之后,山寨里乱纷纷,为突出阿吉姆内心的复杂,我们出动了很多演员在舞台上跑,让他们跑着跑着以各种造型定格,以表达人们焦急万分、阿吉姆心头压了一座大山的心情。这一段,我们编舞的手法上实际上是现代舞,打破了传统舞蹈中主题动作提炼法,把常见动作都去掉,而是强调动作无序、位置无序、节奏无序,它是集体舞,但不整齐划一。

  孙晋昆:我们整个花灯剧院都放弃了节假日来为九艺节积极备战,搞了多次的联排、彩排,邀请观众来看排练、提出修改意见,五一期间在云南艺术剧院进行了公演。

  “正月正唱花灯,一年不唱牛马瘟,三年不唱要死人,不唱花灯不过年……”这是百余年来流传于云南民间的一段歌谣。2006年5月,花灯戏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起源:云南花灯的形成以明代为分界线,此前以当地彝族和白族等原住居民的歌舞形式为主,此后,汉人入边,尤其是江苏、安徽等地汉人迁徙到“彩云之南”,他们将江南一带在春节、正月十五等表演的民间歌舞带到云南,并渐渐与当地民间歌舞融合。据介绍,云南花灯最早发源于昆明及其周边地区,随后又逐渐发展出呈贡花灯、玉溪花灯、弥渡花灯、绿丰花灯等许多个支派。

  腔调:在腔调上,云南花灯至今仍留有江南小调婉转、清丽、悠扬的韵味。较为经典的剧目有《十大姐》、《红回门》、《依莱汗》等。

  地方差异:花灯戏在我国南方许多省份都较为流行,除云南外,贵州、四川、湖南等省也有依本土方言和曲调改造而成的花灯戏。云南花灯是与本地少数民族风俗融合最为深入的一个。此外,贵州花灯则较完整地保留了江南花灯戏的特点。但贵州的思南土家花灯戏则融入本民族的傩戏和摆手舞中的一些成分,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梭椤寨》的故事来源于云南边远山村的生活原型。彝族姑娘阿吉姆是个孤儿,在梭椤寨乡亲们的关爱下成长。改革开放之初,她敢为人先,办起了采石场,勤劳致富。为报答乡亲们的养育之恩,阿吉姆提出“三不要钱”。即乡亲们点灯不要钱,碾米磨面不要钱,种子不要钱。她把誓言刻在石碑上,如果反悔,宁愿杀牲洗寨,跪碑三日。

  可这桩好事渐渐有些变了味儿,有些乡亲家的电灯瓦数从15瓦换成100瓦,甚至牛羊圈里都点起了长明灯;有的人不但自己家碾米磨面,还把外村亲朋家的谷子偷偷拿来碾米磨面;还有的人竟拿种子去换酒喝。

  是维持“三不要钱”的救济行为,还是带领乡亲一起生产致富?经过痛苦的煎熬,阿吉姆选择了后者。阿吉姆用上级奖励的10万元钱买来良种核桃苗,带领乡亲们大面积种植耕耘,闯出一条致富的道路。作者: 刘艳、王振国